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晨兴资本刘芹:过去10年几乎没有VC不赚钱,这是时代而非个人的伟大

葫芦娃/2019-09-11/ 分类:百科知识/阅读: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报道:VC本质上是选择和陪伴最优秀的创业者。 “有个同行在交流时问我,过去十年,中国稍微靠谱一点的VC有哪一个没有赚到钱吗?我发现的确是这样。VC投资人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就,不是因为个人的伟大,而是因为 ...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报道:VC本质上是选择和陪伴最优秀的创业者。

  “有个同行在交流时问我,过去十年,中国稍微靠谱一点的VC有哪一个没有赚到钱吗?我发现的确是这样。VC投资人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就,不是因为个人的伟大,而是因为时代和趋势的伟大。在创业家&i黑马主办的“第十一届创业家年会”的主题演讲中,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如此表示。

  他认为,过去十年,中国创业者非常幸运,下个十年会依然幸运。走过过去十年的消费互联网大潮,中国的科技创业者如今来到了一个跨界整合创新的时代,可以拥抱更多的产业机会。而科技因素在公司中的重要性越来越高,创业者也需要拥有更多的领导力以及更完整的跨界性能力。在这个时代,个人英雄主义在创业过程中依然重要,但团队的力量将越来越关键。

  “VC本质上是选择和陪伴最优秀的创业者,当他还是默默无闻的年轻人,仍未被许多成功光环围绕时找到他们。找到、相信、识别、陪伴那些掌握最新科技趋势、拥有创新能力的优秀创业者,才是投资成功的真正钥匙。”

  真正伟大的是时代而非个人

  刘芹称,过去10年,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比如2007、2008年之后,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用户规模,等于再造一个PC互联网。但如果考虑到手机的使用频次以及作为自带社交属性的终端,它所承载的用户规模和产业价值,远超当年的PC互联网。

  过去多年来,移动互联网建立了非常好的基础设施。中国因此享受了一次“蛙跳效应”或“后发优势”:无论是移动互联网的支付、物流,还是网速、下载速度等,都经历了世界最大规模用户需求的挑战,也因此跨越了发达国家“一步步演进”的状态。

  另外,整个算力也发生了巨大变化。2008年和2018年,PC机和手机这两个终端的算力都获得了指数级增长,这意味着中国拥抱了最新的科技,使用了全世界最领先的设备。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中国创投行业和VC所支持的创业公司都获得了10倍以上规模的增长。“过去十年,几乎没有VC是不赚钱的。但这其实不是我们个人厉害,而是趋势和时代厉害。”刘芹称。

  回顾过去十多年的发展,刘芹感慨,“十几年前,我入行投资时,投的多为小众行业。但如今,互联网产业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之一,而且互联网也正在影响越来越多的产业。”

  他总结,过去10年我们之所以能有如此多的成就,主要得益于两点:首先是因为时代和趋势的伟大,而不是个人的伟大;其次,追随的不是浮华的羊群效应和热点,而是深刻理解变与不变。

  VC投资最重要的,是如何理解变与不变

  “很多人说,VC这行太苦了,基本上每几年就要归零。这点我深有体会,做投资最痛苦的是,每当完成一个不错的投资,或者获得了很好的投资回报时,这事就与你无关了。但同时,做VC最让人兴奋的也是这一点,永远都在投资变化,永远都在寻找下一个独角兽,因此也永远无法躺倒在过去成功的经验里。” 刘芹感叹。

  他强调,正是因为VC需要拥抱变化,因此在这个行业,如何理解变和不变至关重要。

  他认为,科技每三五年就会发生微变化,每十年就会发生产业突变。但无论科技如何变化,其要实现商业价值这件事永远不变,给用户更好的服务、更高的效率等商业原则也不会改变。而在这些核心原则的基础上,科技会成为实现这种差异化和效率的重要手段,在未来扮演着越来越关键的颠覆性角色。

  “所有优秀的公司都是极致性价比的提供者,只有那些在商业上掌握这种力量的人,才能够拥有普世价值。比如,雷军的成功除了是因为他掌握了趋势,还得益于他真正相信并践行了这一商业本质,而这也是众多商业大亨的成功秘诀。回看所有的商业历史,福特是工业时代中获得最大成功的人;沃尔玛为消费者提供了极致性价比,曾是美国长期排名第一的公司;丰田在全世界掀起了性价比革命;宝马、奔驰很厉害,但大众是更大的市场份额拥有者。” 刘芹举例。

  对投资人来说,在这些核心不变的原则之外,寻找每个阶段变化的重要趋势同样重要。

  比如,2010年左右,晨兴在对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趋势的思考中发现,一切都将是移动的,一切都带有社交属性。手机和PC机最大的不同便是:手机是PC,但PC不是手机。

  “这个洞见帮助我们找到快手。快手起起伏伏,前期非常不顺利,但我们相信它带有趋势性的变化,有勇气陪伴他,所以快手也给了我们一个巨大惊喜。快手创始人最朴素的价值观力量,就是每个人的创作都值得被关注和尊重,我们做的只是尊重他、挖掘他,陪伴他。” 刘芹透露。

  在他看来,过去五年,整个VC行业变化巨大。越来越多的大型资本涌入行业,资本一下子变得不稀缺了。而中国的消费和模式创新的红利也逐步走到了尽头,更底层的黑科技才是下一个破坏性、颠覆性的力量。

  所以,除了继续关注消费互联网外,晨兴资本花了很多时间捕捉那些企业级应用、云计算科技应用、AI数据应用等,也因此捕捉了上上签、开发者社区声网,中国数据库公司PingCAP等具有网络效应的公司。

  刘芹坚信,中国科技创新的环境已经取得积极的变化:中国拥有一个原发性的市场,中国公司在理解本地需求上具有优势。比如,PingCAP、神策都是从中国市场需求中生长出来的公司。同时,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互联网用户,有全世界最丰富的应用场景,这些用户规模和应用场景会产生大量数据,这些数据需要新的基础设施实现。而AI是靠数据量来创造价值。

  “其实美国的数据库公司或科技公司,产业规模足够大后都会倒逼基础设施公司的创新。但今天,哪个美国科技公司能满足中国双11这样海量峰值的并发数量?又有多少能够满足滴滴、美团这样海量用户的并发数量?”刘芹称。

  关键是找到被低估的优秀创业者

  “很多LP问我,你的投资方法是什么?章苏阳讲过一句话让我印象颇深。他说,当你选择了一个创业者,公司80%的成败便已决定了。其实,VC本质上是选择和陪伴最优秀的创业者,只是他当前可能还是默默无闻的年轻人,仍未被许多成功光环围绕。而找到、识别、相信、陪伴那些掌握最新科技趋势、富有创新能力的优秀创业者,才是投资成功的真正钥匙。” 刘芹称。

  他强调,优秀的创业者往往被低估,而被低估的创业者是投资人获得超级回报的最好机会。

  之所以优秀的创业者如此珍贵,是因为创业成功是一个极小概率事件。刘芹解释道,“创业是绝大多数人故意不选择而留给少数人的机会。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个风险收益函数,绝大部分人都会趋利避害,希望找寻温暖的环境、舒适的生活、稳定的工资、家庭的美满。”根据其2012年的统计,如果把中国所有创业公司都算进来,投资成功概率仅为二十万分之一。这意味着投资成功也是个极小概率事件,还很反人性。

  “我很幸运,在2003年认识了一个优秀的创业者——雷军。我觉得,即使当年雷总成名已久,但他仍被许多人低估了。我们无非做了一件事:把那个被低估的人挖掘出来。” 刘芹称。

  他表示,早期VC基金在整个社会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是用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手段创造社会流动性,让社会变得更加美好。晨兴永远相信和支持那些心怀梦想的创业者能够让整个社会变得更加美好。

  若要做到这点,VC需要在最优秀的企业家尚无人关注时,尚未成名时,挖掘他们,识别他们。在他们困难的时候,多多帮助他们,成为他们真正的伙伴。

TAG:
阅读:
扩展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NAME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NAME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